RSS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页 > 海外视角 > >韩外交无能要看中国眼色行事

  •   韩国《朝鲜日报》12月28日发表题为《韩国对中外交又现无能》的文章,作者池海范,摘录内容如下:


      文章称,李明博政府的对中外交再次面临考验。原因是两国领导人之间不通电话。金正日去世消息传出的19日下午,韩国外交部门曾对中方表示,希望李明博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通电话,但中国却置之不理。


      最近访问北京的另一位政府人士辩解称:“很多国家领导人希望和胡锦涛通电话,但(胡锦涛)没有和任何一位领导人通话。”强调韩国不是例外。文章称,这位政府人士竟然认为位于中国旁边、和同族处于对峙局面的韩国和其他国家一样,真令人惊讶。


      文章认为,不惜对“战略合作伙伴”韩国在外交上失礼的中方态度是首要问题。不能轻易表露出不悦之情的韩国政府立场也能理解。但最根本的问题不是确切了解中国这个对象并制定应对战略,而是韩国外交团队总说“没有任何问题”并且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过于乐观的态度。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执政时期,从未因为两国领导人之间通不上电话而引发问题。因此对于此次发生的事情,现政府应该感到丢脸。


      韩国的一位专家表示:“此次事件可能是中国对韩国加强对美外交,忽视对中外交表示不满,也可能是中方的一种战略,目的是在金正日去世后主导东北亚局势。”


      如果韩国可以忽视,无论中国出于什么意图这样做都无所谓。但问题是韩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度不断提高,天安舰和延坪岛事件中也刮起强烈的“大陆风”。


      文章指出,这说明韩美同盟固然重要,但同时也需要与中国进行合作。因此,韩国政府应该在不损害韩美关系的情况下,努力拓宽韩中之间的战略共识。尤其是金正日去世后,韩国应该集中外交力量,在朝鲜问题的解决方案上寻求同中国之间的切合点。比起朝核问题,中国更重视朝鲜的稳定,因此要想找到切合点并不容易,但在引导朝鲜走上经济开发和对外开放之路方面,应该可以与中国达成共识。胡锦涛去年8月曾对金正日强调了这两点。从长远角度看,权力基础薄弱的29岁的金正恩除了这两条路别无选择。


      如果继续像过去一样推行对中软弱外交,看中国的眼色行事,韩中两国就很难在朝鲜问题上找到切合点。韩国应该转换到两国共同制定朝鲜问题解决方案的外交模式。韩国外交团队不要只顾辩解“对中外交没有问题”。


      韩国倍感屈辱:中国根本不把“我们”当回事


      韩国舆论昨天继续激烈声讨中国渔民“刺死”韩国海警事件,并有示威者在中国驻韩使馆前侮辱中国国旗。韩国社会的受伤感和屈辱感高得十分惊人,仿佛用碎玻璃在扭打中“刺死”韩警的中国渔民,强势得像中国军人一样。这是对中国对韩态度的严重误读。


      目前案情的细节尚不清楚,但即使中国渔民这一次真的出现“越界捕捞”,他们也不是一群傲慢的强盗,而是为了生计冒险“打擦边球”,值得中韩两国社会精英都给予同情的海上捕鱼者。


      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渔民群体,因为中国的海岸线很长,而且中国的人口总数世界第一。中国近海的渔业资源逐渐枯竭,近年的渔业收入逐渐向养殖转移。捕鱼自然向公海扩展。渔民们都为购买捕鱼工具投了血本,他们必须把钱赚回来。


      让渔民们严格遵守捕鱼纪律,即使在中国近海也很难完全做到。让他们在黄海上严格遵守中韩渔业协定,更非中国政府通过宣传教育就能轻易实现的。渔民们要收回成本,要有利润,这样的动力会把各种其他考虑推到一边,其中甚至包括他们自己的安全。


      最近几年韩国加强了对越界捕捞者的处罚,罚金达几十万元人民币,造成一些中国渔民彻底破产。韩国社会对此颇觉解气,却无法体会中国渔民的悲伤,以及对扣押进行反抗的冲动。请韩国人设想一下,谁不知道与海警对抗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有别的办法,你会这么做吗?


      韩国舆论尤其应当清楚,中国虽然作为一个国家比韩国强大得多,经济总量是韩国的数倍,但中国人均GDP只约为韩国的1/5,中国人普遍比韩国人穷,中国人平均受教育程度远不如韩国人高,要求中国渔民都像外交官一样在与韩警的冲突中彬彬有礼,这样的要求现实吗?


      韩国社会在被一种假设笼罩并绑架:中国根本不把韩国的主权当一回事,崛起的中国充满了对韩国的傲慢,渔民越界捕鱼是中国为羞辱、教训韩国而故意组织、纵容的。在这样的心态中,韩国舆论总是把中韩之间的具体摩擦上纲上线,把一个渔民的具体行为,放大成整个中国的国家动作。


      必须指出,韩国媒体批判中国的言论远比中国媒体的相反言论激烈得多。韩国媒体使用的言辞在中国主流媒体上是不可想象的。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引导了韩国人对华认识的偏颇。


      中国社会对韩国总体上是尊重的,从足球到艺术,来自韩国的东西在中国都赢得了广泛好感,韩国产品在中国大行其道。中国人虽对韩美同盟有意见,但这没有影响中国社会对韩国的基本友好态度,中国互联网上的厌韩情绪,其实是对韩国厌华情绪的反弹。


      韩国社会应当开放自己的心胸,有能力理解、把握庞大的中韩关系,领悟中国对韩国的整体善意,而非像这两天表现的那样冲动,有点像钻进了牛角尖。


      比如韩国舆论要求中国外交部做出“道歉”,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何来道歉?韩国是自尊的国家,自尊应包括对别人难处的理解,不为了自己的感受而强人所难。


      真诚希望韩国社会从事件最初的激动中迅速平静下来。中韩没有战略冲突,具体问题应就事论事,妥善处理。韩国不需要通过这件事向中国证明自己是“不容欺负的”,对韩民族的骄傲,中国人一向很清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