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页 > 军事历史 > >志愿军与美军9个月阵地激战取胜引西方轰动

  •   已是晚上10点多钟,尽管朝鲜早春的晚风飒飒,寒气袭人,但中国人民志愿军44师师长向守志的心里,仍然有一团热火。

      行走在通往师部的羊肠小路上,军长秦基伟的一番话一直在他的耳边回响:“老向啊,志愿军总部、3兵团和15军又要给你们压担子了!”

      “军长,有什么任务您就快点下达吧。”师政委朱业奎是个急性子。

      “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为了配合板门店谈判,有可能向平康地区的西方山方向发动猛烈的进攻,上级决定你们44师担负西方山战线的防御任务。”15军军长秦基伟指着作战地图说。

      军长语音刚落,军政委谷景生话声又起:“你们师面对之敌是美国的王牌第7师和李承晚的伪9师。这个任务艰巨啊!”

      像以前历次接受重大任务一样,向守志声如洪钟:“请军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1952年4月,向守志、朱业奎率领44师利用夜色分批次成梯队迅速接替了26军第76师宽16公里、纵深长24公里的防御阵地。他们立即在西方山一线防御地域各地点展开了大规模的以坑道为骨干的突击筑“城”作业。

      向老说:“筑‘城’也不容易啊!此时,敌人常派小股兵力对我阵地进行袭扰,敌机日夜轮番轰炸,平均每天发射炮弹1700余发,最多时发射1?6万余发。”

      喝口水,老人接着说:“你们知道吗?美军竟嚣张到如此地步:大白天在阵地前跳舞、摔跤、打牌、喝啤酒,有时还有男男女女在阵前调情,更为甚者,当面大小便。我们贯彻毛主席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和‘零敲牛皮糖,积小胜为大胜’的指导思想,发起多次进攻,消灭了300多敌人。”

      就在筑“城”作业最紧张之时,3兵团主持工作的副司令员、一代猛将、人称“王疯子”的王近山亲自到44师前沿指挥所,再三嘱咐向守志:“西方山是主要阵地,这是彭总和志愿军总部的意图,毛主席也是知道的,所以你们要用重兵,坚决守住。”

      经过5个多月的连续奋战,44师筑成坑道179条,长约1?3万多米;交通壕、堑壕近10万米;铁丝网、鹿砦2?3万多米,敷雷3000多个。他们还有一个创举:在8公里平原地区,用铁轨、水泥三角桩、陷坑、防坦克雷等构成多梯次配置的防坦克地带。

      向老十分自豪地说:“我们这个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阵地,成为能打、能防、能机动、能生活的铜墙铁壁般的完整防御体系。”

      在坑道作业过程中,向守志发动部队积极开展冷枪冷炮和狙击杀敌运动,仅7月至9月就消灭敌人3000余人。

      1952年10月12日晚,当得知配属自己指挥的29师87团9连战士邱少云在391高地执行潜伏任务、严守战场纪律被烈火烧死时,向守志失声痛哭。向老哽咽道:“其实,他的身后就是一条小水沟,只要滚下去,身上的火就会被扑灭,但这样会暴露目标。为了大局,他宁愿牺牲自己。”

      10月下旬,为了吸引和牵制敌军兵力和火力,支援侧翼45师的上甘岭作战,向守志率领44师向当面之敌发起强烈的反攻。

      上甘岭战役是我军依托坑道工事,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进攻的一次成功的坚守防御战役。此役,敌人动用飞机3000余架次,坦克180辆,火炮1500余门,每天发射炮弹2万余发,最多一天达30万发。我3.7平方公里的表面阵地全部被毁,山头被炸低,土层被炸松。但是,英勇的志愿军战士与敌顽强奋战43天,先后击退了敌人从排到数个营的900余次冲击,最终守住了阵地,对敌产生了极大的威慑。

      向老说:“44师发起冲锋后,美第7师主力被迫从上甘岭西调。我们减轻了侧翼上甘岭兄弟部队的压力,确保了战役的最后胜利。”

      向守志率部在西方山与敌进行了9个月的阵地防御战,共歼敌18900余人,击落敌机52架、击伤敌机169架,摧毁敌坦克53辆,使我防御阵地向前推进13平方公里。此役在西方世界引起震动,被后来的史学家称为“世界战争史上著名的阵地防御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