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页 > 军事历史 > >民国议员爱处女,为何又娶妓女为妾

  •  

    “第恐花间蜂闹,借故起欲海波澜,顿教枝上莺啼,无端扰情天风月。”

    “雅愿三千粉黛,免歌折柳之词,安排十二金钗,权作护花之使。”

    以上两段名言,并非出自文人卖弄笔墨,它纯属公文,作者是张勋派署南京江宁县的知事左秋周。

    当时是1913年10月,二次革命搞得天下颇不太平,秦淮河畔的妓院也受到了影响。兴桂堂等八家风月场所,害怕张勋大帅部下的辫子兵滋扰,特地向左知事请求保护。左秋周遂“以极艳丽之词批准之”。这一批示流传甚广,“人咸谓左知事深于情云。”

    当时有一位作者名叫剑秋,特搜集资料,写就了一篇《民国二年风流史》,按月排列,细数风流人物。其中颇多与妓院相关的情事。譬如在这一年的十一月某晚,江苏省议员沈朱轼,在阊门妓院“置酒欢呼畅饮,乐且无极,忽为宪兵等横拖倒曳而去,拘押司令部,使其饱尝孤眠滋味。”他的“姘妇”阿招也同时被逮捕,“失去金戒指三枚”。

    这个故事的背景是沈朱轼与绸缎庄主程某为情敌,程某吃醋,乃诬指沈朱轼谋乱。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作为省议员,是不惮于包养妓女,在妓院置酒欢饮的。事实上,当时议员的姨太太,“大抵皆八大胡同中人”,把妓女娶回来当小妾,在官场并不算丢人的事。麻烦出在1913年二次革命爆发后,袁世凯解散了国会,议员们失去薪资,落魄长安,穷无聊赖,有人竟于年底忍痛割爱,将姨太太和马车一起出售,“以充回籍之资”。

    革命甚至也成为泡妞的本钱。有一个叫朱佩芬的女子,从河北到安徽,被安徽学生胡孔礼相中,“思食天鹅之肉,以三次革命之说为吊膀资料”——吊膀是地方土语,意指泡妞。朱佩芬一怒之下,竟将其告到官府,导致胡孔礼在11月间被逮捕。良家女子显然不如妓女好泡。

    寻欢作乐时,并没人要求妓女保有贞洁。但这不意味着,男人们没有这方面的禁忌。在左秋周知事以艳丽之词给秦淮河畔妓院做批示时,北京有一男子,因新婚初夜妻子没有落红,以不贞为由诉到地方审判庭判请离婚。

    对处女的要求,更多体现在迎娶正室上。至于姨太太,妓女又有何妨?这是中国即将进入现代社会前颇为矛盾的性观念。事实上在上流社会,男女关系已经相当混乱,但虽然仍对女性的贞洁有特殊癖好,男性文人们却仍不惮以热烈的赞词来美化那些欢场上的高级妓女。

    这当然是中国古来就有的传统,北宋婉约派词人柳永,只是其集大成者而已。明末柳如是这样的妓女,在流传下来资料的塑造中,决然和20世纪中叶对妓女的舆论评价有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