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页 > 历史秘闻 > >江青文革期间自述为什么不开公出生日期

  • 我们回到了广东省迎宾馆,各自进了自己的房间。一天下来身体疲乏至极,但我却毫无睡意,头脑也格外清醒。这间没有空调的大房间,一阵阵闷热向全身袭来,我把两架电风扇打开,躺在那张大的红木躺椅上,真想安静下来,但怎么也安静不了。这一天多么漫长呵,简直像是过了一年。虽然早上才离开北京,可是好像已经历过多少事。我想要挑出一件事来认真想想,可头绪太乱,不知从何处想起。只觉得烦躁不安,站起来对着风扇吹着,身上还是不断冒着汗水。这时听到轻轻叩门声,住在对面的小俞和老陈轻轻推开门闪了进来,像是怕什么人瞧见似的。




      小俞马上说开了:“张大姐,我怎么觉得江青好像神经不大正常,今晚她的表现太奇怪了。”老陈长吁口气说:“不是说周总理只让她谈文艺吗?今晚又谈上战争了。她又根本谈不清楚。她还老说和毛主席共同指挥战斗,真有那回事?”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她还指挥打仗?”

      “真不知道最后如何收拾呢?维特克后天就该出境了,她要赶回去开课的。谁该管这些事呢?”老陈有点着急了。

      “张大姐,你怎么不说话?你觉得今天的谈话怎样?看来还要谈好几天哩。你们来时,周总理有交代吗?”

      我说:“有非常明确的交代:只谈一次,只谈文艺。我已经转告这位首长。不知为什么,她显然很不高兴。”

      “维特克的机票已全部订好了,她要赶回去教课,后天一定要到香港的。”我接着说:“我知道,也着急。但看样子走不了,你没有看见江青那架势吗?以后恐怕还有不少麻烦。”

      “维特克表示过几次,她对战争甚至政治都不感兴趣,可是当着江青的面,她却不说,这人也真会顺杆爬。”

      “我也觉得她过于机灵。今晚在洗手间她还说不想听战争,可是转过脸又对江青说有兴趣。随她吧。”

      “有机会你提醒一下,我看谈话也太随便了,简直是内外不分。”

      “我会提醒的,但很难办。我们谁都不知道她会出什么花样。还带来个参谋,一切都是事先准备好的。”

      “你们从北京来时,不知道这些事吗?”

      我摇摇头。同时叮嘱他们,在这里你们言行要小心点,隔墙有耳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