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页 > 网友热帖 > >马来西亚人质事件谁是责任方?

  •   MH370一波未平,人质事件一波又起,4月2日22时许,马来西亚沙巴州仙本那singamata酒店遭到不明身份武装分子袭击,1名中国籍女游客和1名酒店女员工被劫持。

      4月3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发布会,并未能披露更多信息,迄今人们所能知道的,仅仅是这起劫持事件系“菲律宾叛军”所为,而嫌疑人究竟系何来路,却依然未能确定。

      由于MH370航班失联之谜至今未解,马来西亚政府在此次事件中的表现,令中国和国际社会普遍感到失望,且飞机、乘员一直踪迹全无,失联原因也如坠五里雾中,引发了沸沸扬扬的“阴谋论”猜测。此次人质事件发生后,纳吉布总理在发布会上表示“不排除有人企图在MH370事件发生期间把事件复杂化”,更引发了丰富的联想。

      尽管如此,由于MH370事件谜团本身尚未解开,且从目前线索看,其本身陷入“阴谋论”局中的可能性并不大,“先导事件”尚无定论,将沙巴人质事件看做MH370“阴谋事件”的后续和关联事件,是缺乏逻辑性的。马来西亚总理的表态与其说是附和了“阴谋论”,毋宁说是一种撇清,目的正如他本人所言,“不希望影响马中友好关系”。

      很多迹象都表明,人质事件的责任方,很可能如马方所言,系来自菲律宾方面的武装团伙。

      国内一些分析家多将目光投向和“基地”有关的阿布沙耶夫反政府武装。这支和“基地”有关联的反政府武装曾在菲律宾南部策划、发动了多起骇人听闻的人质事件,造成惨重伤亡,他们也的确曾在马来西亚沙巴等地制造事端,最有名的一次,是2000年4.23事件,当时他们在马来西亚西巴丹岛劫持21名游客和工作人员(其中10名非马来西亚/菲律宾人),此后又劫持17人(其中4名非马来西亚/菲律宾人),和马、菲两国政府周旋数月最终还是当时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介入调停,才勉强了局。2010年他们又曾在沙巴绑架两名东马华人。

      然而此次事件的风格似乎不太像阿布沙耶夫所为。

      该组织手段泼辣凶狠,抓捕人质“多多益善”,且不怕把事闹大,而此次人质事件,岛上明明有许多游客、工作人员,劫持者却只匆匆带走两人;由于被定性为国际恐怖主义组织,阿布沙耶夫在马来西亚、菲律宾都被打入另册,倘是他们所为,两国早已喊得震天动地(这样可以吸引美国方面的帮助),而此次两国都吞吞吐吐,语焉不详。不仅如此,因屡遭围剿,该组织已有很长时间销声匿迹了。

      许多疑点都表明,责任方或许另有其人,最大的嫌疑者,则是“苏禄苏丹皇家安全部队”。

      自去年2月12日起,这支来自菲律宾南部的武装就曾多次进入沙巴各地,引发一系列治安事件,甚至武装冲突,为此去年马来西亚曾调集陆海空三军进行清剿,中国驻当地使领馆也曾3次发布沙巴旅游预警公告。

      苏禄苏丹国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米南加保人在菲律宾棉兰老岛和苏禄群岛上建立的,1457年形成较完备的国家,这个“国家”并没有被西班牙殖民占领,也未完全被后来的美国人所征服,至今在理论上依然存在,且传承至第十七世。由于米南加保人原居住在苏门答腊岛(即沙巴所在岛屿),1658年文莱苏丹将原名北婆罗洲的沙巴部分土地割让给苏禄,以答谢后者帮助平叛。1878年,有英国殖民背景的北婆罗洲公司(NBCC)租借了沙巴,1888年沙巴成为英国保护国,1946年改为皇家属地。1963年,英国策划马来西亚独立,在未征求苏禄苏丹意见的情况下将北婆罗洲全部划归沙巴,并入马来西亚。

      由于这段渊源,马来西亚政府每年付给苏禄苏丹5800林吉特(约合1600美元租金),事实上承认当初的领土传承“有问题”,且默许苏禄菲律宾人自由进入沙巴(海关形同虚设),并轻易获得身份(只需50林吉特手续费),但苏禄苏丹对此并不领情,认为“这些好处无法抵消丧失领土的损失”,去年2月12日起的一系列事件,就是苏丹贾马鲁尔.基拉姆三世的弟弟拉贾穆达.基拉姆所为。

      对于“苏禄苏丹皇家安全部队”在沙巴的作为,马、菲两国都有难言之隐:在马来西亚方面,一来当初的确理亏,二来执政的巫统为改变沙巴人口结构,巩固得票率,一度刻意纵容苏禄人移民沙巴,如今只好军事上从严,舆论口径从宽,以免外界刨根问底,惹出更多是非;在菲律宾方面,“苏禄苏丹国”本就是个“麻烦制造者”,政治、宗教、民族等各方面都软不得硬不得,这个麻烦被引向邻国,对菲律宾当局而言既是烦恼,也未必不是解脱,而苏禄乃至菲律宾南部穆斯林地区的种种问题,又同样是菲律宾难以启齿的“政治盲肠”,所以采取了和马来西亚政府不约而同的“闷声大发财”套路。

      不难看出,此次人质事件发生后马、菲两国的反应路数,让更多疑点指向“苏禄苏丹”方面,当然,揭开谜团,仍需要更多线索和证据。

      顺便说,倘真是“苏禄苏丹皇家安全部队”,将之称为“反政府武装”就不妥当——这个组织理论上并不“反政府”,严格说,他们是既未被官方承认、也未被官方取缔的地方性武装团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