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主页 > 网友热帖 > >日本武器转移新规让日本与和平脱轨

  •   4月1日,安倍内阁通过了武器出口的新规——“防卫武器转移三规则”,并用它取代了1976年颁布的“武器出口三原则”。这意味着时隔47年之后,日本转变了“全面禁止出口武器”方针,在所谓的同盟安保关系、国际贡献的“光环”下,逐渐向所需国家和地区提供武器和相关技术。

      新的武器出口原则,是安倍带领日本进一步解禁集体自卫权,突破战后和平宪法又一新的举措。尽管在索契冬奥会和荷兰海牙的核安全峰会上,安倍都口口声声标榜和平与自由。但此次的举动,让他之前的和平言论不攻自破,也使得日本国内的进步人士和爱好和平的民众纷纷对其表示失望和抗议。

      1976年所颁布的“武器出口三原则”是战后日本民主化、和平化的果实。为了防止日本再度发展成为对世界和平造成威胁的国家,美国等盟国对日本推行了一系列“非军事化”政策,废除了战前的军部,解散了庞大的军队,并严格限制其军工武器生产。尽管在朝鲜战争之后,美国为了让日本在亚太地区起到牵制作用,允许其组建自卫队并进口一定规模的武器,但依然严格限制日本的武器生产与扩大军备。而尝到“非军事化”带来经济起飞甜头的日本当局,也主动地对军备生产和出口进行了限制。1967年,日本针对出口武器问题提出了三项基本原则,即“不向共产主义阵营国家出售武器”,“不向联合国禁止的国家出口武器”,“不向发生国际争端的当事国或者可能要发生国际争端的当事国出售武器”。到1976年,这一原则进一步扩大,发展成为全面禁止日本对其他国家进行武器出口和提供相关技术支持。

      “武器出口三原则”持续了47年,在它的有效实行期间,日本经济并没有因为缺乏军工武器出口而被削弱,相反,由于去军事化致使日本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运用到民用工业和国家软实力的建造上,促成了其经济起飞和高速成长。而它也给日本营造的和平形象增添了重磅筹码,推动了同世界各国的经济、文化交流。

      然而,现在安倍内阁颁布的武器出口新规,不仅解除了多年不允许它出口武器的封印,还为它扩大军备生产提供了便利,它是继去年安倍政府成立国安会、颁布新《防卫计划大纲》、《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和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后,日本安全政策的又一重大转折。虽然安倍和日本政府标榜设立武器转移新规是为了增强安全保障,加大对国际的贡献,但实际上,从武器转移新规的内容和影响来看,它进一步把日本引向军事化的轨道,也背离了和平的宗旨。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武器转移新规通过解禁出口,不仅让日本的军工生产和出口在合法的环境下公然施行,还能为其国内与军工相关的企业谋取相当的经济利润。长期以来,三菱重工、三井造船、住友重工、日本电气等企业就为90式战车, 91式战车桥,潜水艇,导弹舰,护卫舰,扫雷艇,F-2战斗机,F-15战斗机,F-4E战斗机,SH-60K侦察直升机,SH-60J反潜直升机,MH-53E扫雷直升机,UH-60J运输直升机(海上自卫队),UH-60JA多用途直升机等日本的武器装备提供生产。这些企业原来多半是从民营的利润中抽出资金来进行研制、开发和量产,有时还需要政府提供财政补助。而新规出台后,日本的武器可以外销给它的同盟国,企业所获得的军工订单和利润,相比以前也会有巨大的增额。这对于正处在经济复兴状况下各项事业都需要财政支持的日本,无疑谋取了新的财源,而新的财源将会大部分投入到军工的扩大生产上,政府可以在不承担过重经济负担的条件下,达到增强军备的目的。

      第二,武器转移新规让日本可以同军事生产同盟国共同开发、制造武器,降低了单方面开发和进口的成本,也致使其军工生产进一步扩大。之前,由于有“武器出口三原则”,日本难以逾越它去共同开发、生产武器,其国内的武器装备多半是倚靠进口和相关的机械、重工企业生产,进口和自行生产的成本费用高昂,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削减了其武器生产数量。而新规出台之后,日本可以在没有国内禁令的条件下,无所顾忌地与它的同盟国共同开发、生产武器。根据《读卖新闻》的报道,此次新规刚刚颁布之后,日本便向美国、澳大利亚签订武器开发协定,共同开发生产F35战机、海上自卫队救援飞艇US2等装备。这不仅降低了成本,也能够从中获得新的技术,此举可谓一石二鸟。可见在制定的时候,安倍和热衷走向正常化大国的鹰派人士,是周密考虑和颇费用心的。

      第三,通过武器转移新规,日本还能够增强对同盟国的军事、政治影响力,满足安倍和国内保守势力实现正常化的诉求。4月1日,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在记者招待会上声称“将积极推进和美国及其他各国间的防卫装备技术合作”,而根据“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运用指南,日本可向有安保合作关系的国家提供救助、运输、侦察、监视、扫雷等合作领域的装备。由此可见,日本可以通过技术合作和提供装备等方式,来为美国、印度、菲律宾、印尼等盟友保驾护航,而且还能巩固加强对中国等地区的包围。甚至可以趁美国将控制力放在欧洲之际,由日本来充当亚洲军事、安全的领头雁。这也可看到安倍政权颁布武器转移新规的企图。

      武器新规颁布之后,日本国内的进步人士纷纷表示抗议,庆应大学教授大西进、福井县立大学教授凌星光、中日时评学者桥本隆则都一致认为,安倍此举破坏了长年营造的和平形象,又进一步将日本推向危险的境地。我国外交部也对此举表示高度关注,并警告日方吸取历史的教训。在严禁武器出口的时代,世界各国并没有因为日本不出口军火,不提供武器技术支援而认为它是一个弱小的国家。政、官、财、学各界的进步人士长期致力于软实力与和平形象建设,也让非军事化的日本赢得了世界的尊重。而今,武器转移新规让日本逐渐驶离和平轨道,这不仅可能导致恶性军备竞赛,加剧亚太的紧张氛围,还会让它失去亚洲国家的信任和尊重。虽然武器出口新规能够为它的军事、防备和政治谋取实利,但走向军事化道路会让它失去更多。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0_95620.html   (来源于中国网)

相关阅读